您好,欢迎进入河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官网!
站内搜索
省研视点
省研视点
赵祯煜:我省农民增收形势的新特点及新趋势
发布日期:2018-09-28 11:19:38   浏览量:

新常态以来,宏观经济环境长期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对我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带动作用持续减弱,同时国内外农产品价格倒挂越来越严重,“洋货入市、国货入库”现象越来越突出,农业产业的效益整体呈下滑趋势,农民增收的形势也出现了新的特点和趋势,我省作为农业大省,农民增收问题既事关农民安居乐业和农村和谐稳定,又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难点所在,农民增收的形势需要我们密切关注。

1、农民收入增速下滑明显2000年以来,我省经济快速发展, 2009-2013年我省农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速为12.7%,GDP年均增速10.5%,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为9.3%,农民收入增速高于GDP增速和城镇居民收入增速的“双高”特点十分明显。2014年至2016年我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分别为12.3%、8.9%和7.8%,下滑趋势明显。同期,我省GDP增速为8.5%、5.9%、8.1%,城镇居民人居可支配收入增速分别为8.9%、8.0%、6.5%。农民收入增速高于GDP增速和城镇居民收入增速的 “双高”趋势开始转变为“单高”。这表明农民群体在经济新常态下传统增收模式动力不足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农民收入和国内经济形势一样进入了增速换挡、动力转换时期。

2、与全国差距仍在继续拉大。2009年至2013年,我省农民收入年均增速为12.7%,全国平均水平为12.4%,我省农民收入增速高于全国水平0.3个百分点。新常态以来,我省农民收入无论从绝对值还是从增速上看与全国水平或者农业发达省份的差距都在不断拉大。从绝对值上看,我省农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10853元、11697元,分别低于全国水平569元、666元,分别低于山东省2077元、2257元。从增速上看,近两年我省农民家庭人均收入增速分别为8.9%和7.8%,全国平均增速分别为8.9%和8.2%,山东省分别为8.8%和7.9%,我省2016年的农民收入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4个百分点,低于山东0.1个百分点。总的来说,我省农民收入仍处在全国中下游水平,增收压力十分巨大。

3、工资性收入拉动作用大幅减弱。新常态以前,随着农村剩余人口外出务工就业,工资性收入比重逐渐上升,与家庭经营性收入形成此消彼长的态势,并逐渐成为拉动农民收入增加的最主要动力。新常态以来,二者比重出现双下降,工资性收入对农民增收的拉动作用大幅减弱。2009年至2013年,工资性收入比重由33.7%上升至42.3%,上升8.6个百分点,家庭经营性收入比重由60.1%下降至50.1%,下降10个百分点,财产性收入和转移净收入比重分别常年维持在2%和6%以内。2013年至2015年,我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家庭经营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比重分别下降至41.1%和34.3%。从贡献率来看,2009年至2013年,工资性收入对农民人均纯收入的贡献率位53.4%,2014年至2015年,工资性收入对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贡献率只有50.5%,下降近3个百分点。

4、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继续收窄。新常态以来,城乡收入比由2013年的2.64下降到2016年的2.33,2016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7.8%,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6.5%,农村居民收入增速高于城镇居民,说明随着我省城乡一体化的不断推进,城乡收入差距正在逐步拉近。近年来,我省一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县域发展能力快提升,农村社会保障体系进一步健全,农村人口生活水平快速提升。

目前,农民增收形势与我国经济形势一样,进入加速换挡、动力转换的新时期,我省农民收入无论从增速、结构、模式还是与生活保障之间的关系都已出现新的变化。针对当前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大环境,我们判断,我省农民增收可能出现以下几个趋势:

1、农民增收放缓的趋势短期内不易逆转从家庭经营性收入来看:目前我省正处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时期,农产品结构的调整、质量的提升、适度规模经营的推进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随着农产品市场化程度的提高,我省农业产业也将面临许多新的考验,农产品价格波动也将会加大,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将持续存在。从工资性收入来看:随着转型发展进入下半场,新旧动能转化加速,战略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对劳动力供需的结构性矛盾会进一步加剧,我们省农业转移人口综合素质普遍较低,职业农民的培育也相对滞后,短期内难以依靠自身力量实现工资性收入的持续提升。从财产性收入来看:农村耕地确权颁证已进入收尾阶段,但流转比例和流转质量相对较低,农村财产的激活牵扯到一系列农村体制改革问题,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转移性收入来看:2017年以来,我省经济保持了良好的稳中求进的发展态势,但经济下行的压力始终存在,财政收入增速短期内很难达到新常态以前的水平,同时农业产业政策调整,从增产向提升竞争力转变,财政不会再去过度补贴边际产能。

2、财产性收入比重将逐步上升。2015年农民家庭经营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首次出现了双下降。从收入组成的一般规律来看,财产性收入应是总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向前迈进,其比重应当持续上升。但当前我省农民财产性收入贡献率依然很低,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的比重相差十分巨大,这也成为造成城乡收入差距的关键原因。目前,我省积极探索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为土地的流转和价值的体现打下了基础,同时宅基地退出机制也在试点推进中,随着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不断推进。我们判断,财产性收入在农民收入中的比重将会逐渐升高。

3、农民增收渠道不断拓宽。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传统的农业生产和务工对农民增收的支撑力正在触及天花板,农民增收模式已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多样化趋势,“农民”的职业化属性越来越突出,种植、养殖也不再是农业发展的唯一业态。例如,“互联网+”深入农业、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等,农业新功能、新业态被不断催生出来,职业农民的发展已经常态化。由此可以判断,随着外部政策环境的不断引导和内部增收动力的不断转换,我省农民增收的渠道将不断拓宽。

4、收入增加与改善生活不再完全趋同。当前随着济社会发展到新的阶段,城乡一体化的社会保障和社会服务体系正在逐步建立,农民群体在教育、医疗、医保等方面所享受到的社会保障与城镇人口趋同,农民自身的增收动力由谋生型动力向发展型动力转变,农民群体的生活保障与增收的关系已逐渐分化。目前,我省扶贫攻坚工作正在全面展开,“产业扶贫”、“金融扶贫”等多种扶贫模式百花齐放。因此,我们判断,随着我省社会保障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保障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农民增收与生活水平之间的关系将日趋分化,我们不需要过分担心收入增速放缓给农民群体带来的生活压力。(作者单位: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